BBC Sherlock《情感誤置》試閱 

        對夏洛克‧福爾摩斯來說,「專心」是他極為信奉的人生理念。 

        當他全神貫注於某件事物之時,就不該用其它瑣事來令他分心,像是某人的來電、手機簡訊、一頓晚餐……或是一杯牛奶。他甚至不在工作時吃東西,更別提出門去購買點什麼了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這是第三次了,約翰。」夏洛克說:「我一個小時前就請你幫我去買牛奶,四分鐘前又說了一次。而你在前天有一筆薪水進帳──雖然被扣了一些,由於你遲到太多次──你還為此買了一件新的襯衫,可惜後來發現質料太透,如今它被你扔在床頭。除此之外,我的信用卡還在你大衣外套的口袋中……不、別問我為什麼知道,這太顯而易見了。因此,撇除沒錢和超市的結帳機器故障這兩種因素,唯一的結論就是你根本沒有去買,為什麼?為什麼你不去呢,約翰?」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?夏洛克……」約翰‧華生剛從玄關進門,便迅速遭到室友連珠炮似的提問,他無奈地攤開手喊著:「我說了我有事出門一趟,我根本沒聽見你叫我去買牛奶。何況,從我出門到回來已經過了整整一小時、一個小時耶!你難道就沒考慮過自己動身去買嗎?」 

        「沒考慮過。」夏洛克篤定地說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這個人真是…….話說四分鐘前你是怎麼叫我去買牛奶的?當時我應該還在街道上──」 

        「簡訊。」 

        「噢!是簡訊,真是太顯而易見了!我怎麼會沒想到呢?」約翰煩躁地在客廳來回踱步,一邊拿起手機查看訊息,最新一則簡訊只有短短幾個字「牛奶,SH」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你當時正走到離貝克街五十公尺外的巷道,」夏洛克繼續嘀咕:「如果你右轉,就可以到一百公尺外的超市去買了。」 

        「可是,你怎麼知道我正走到……算了,既然你把整張倫敦地圖都刻在腦中,還有什麼是你不知道的呢?」 

        他搖了搖頭,決定質問夏洛克「你怎麼知道?」是一件沒有意義的事,他的室友就是有這個能耐。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約翰轉身走進廚房想找些吃的,他小心翼翼地打開冰箱,生怕裡頭有什麼影響胃口的東西,畢竟在飢腸轆轆的時候,眼前出現冷凍人體器官可不是什麼好情況。 

        夏洛克盯著他,「我不知道該怎麼讓你走出門幫我買牛奶。」他說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?」約翰不敢置信地放下手上的蘋果──顯然今天冰箱裡(幸運地)沒有令人倒胃口的東西,「你還在牽掛這件事?算我拜託你了,夏洛克,走出房門並不會讓你少一塊肉!」 

        「但我在工作呀,」對方無辜地表示,彷彿傍晚時分裹著床單、懶洋洋地倒臥在沙發是個忙到不得了的行為,「工作時不分心是我的原則。」 

        你才沒有在工作,約翰心想,除非你硬要扯什麼「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」。不過對那人而言,過多的閒暇顯然比工作來得難捱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閒暇不代表我該上超市打發時間,」夏洛克宛如通曉讀心術般回應,「現在,告訴我,要怎麼樣你才願意出門……看哪!」他用一種屏氣凝神的戲劇化語調讚嘆,「約翰,你難倒了夏洛克‧福爾摩斯,還獲得他的讚美──多麼令人驚奇呀?」 

        「噢,我簡直受寵若驚!」約翰惱怒地說,狠狠將砧板上的蘋果切成兩半,彷彿那顆水果是倫敦頭號重犯。「讓我想想,要嘛幫我付下半年的房租,要嘛乾脆親我一下以示誠意,我搞不好會考慮──」 

        下一秒,夏洛克的臉已湊到他眼前,他還來不及搞清楚情況,就被對方的唇輕輕吻上。 

        夏洛克的嘴唇軟得不可思議。約翰和許多女孩交往過,沒有一個人的嘴唇比得上他柔軟溫熱──但他們在做什麼?約翰的表情從茫然轉為驚訝,水果刀從他鬆懈的手上滑落而下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小心!」夏洛克眼明手快地接住了刀,手法俐落得是演練過上百次。「雖然這刀不算太利,不過還是盡量避免危險比較好。」他的臉仍在他咫尺間,約翰甚至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輕拂在自己臉上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如何?」夏洛克輕聲問。 

        約翰沉默著,似乎沒有把夏洛克的問題聽進去。 

        兩人嘴唇相貼的時間不到三秒,然而夏洛克的嘴唇太過溫軟,當下的情況又太過不尋常,約翰的腦袋一時還轉不過來,方才的滿腹牢騷早已被拋到九霄雲外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如何?」他又再問了一遍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什麼!」約翰猛然由從震驚中回過神來,聲音大得把夏洛克也嚇了一跳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是說,」他不解地看著約翰,清清嗓子說道:「我不確定你們『一般人』的親吻是不是這樣,但我想我大致上還算正確?」 

        約翰直視著他。 

        他忘了一件事,夏洛克曾說自己把工作當成情人,也就是──照約翰的推斷而言──夏洛克從來沒有交過女朋友(以及男朋友)。 

        儘管如此,他卻完全沒有料到,夏洛克對親吻之類的事毫無概念。一般來說,聽到朋友說「親我一下」什麼的,多半會當成玩笑話,而非真的照做。約翰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被耍了,他等待著夏洛克說出「普通人的規則不適用於我這樣的高功能反社會人格,你簡直不專業到了極點」之類的言詞,然而對方只是盯著他,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……」 

        從剛剛的吻看來,夏洛克只是將嘴唇貼上,嘴唇緊閉著,舉止生澀得不像話。這是他所遇過最不帶情慾的吻。 




        卻在一瞬間撥動他的心弦。 




        約翰注視著夏洛克,彷彿這是一場解謎遊戲,而自己正試圖從對方的神情中獲得提示。夏洛克身上亂七八糟地裹著床單,看上去有些滑稽,不過從那雙淡綠色的眼瞳中,找不出一絲嘲諷的意味。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想我……我該出去買牛奶了。」他含糊地說道,同時迅速衝向門口。 

        夏洛克有些驚訝,「真的嗎?那桌上的蘋果我就吃──」 

        話還沒說完,大門已被用力關上。 



        踏出玄關的瞬間,約翰便逃難似的朝遠離貝克街221B的方向狂奔,自然沒聽清楚話語完整的內容。但夏洛克剛剛說什麼不重要,重要的是──約翰在跑過轉角,確認夏洛克無法透過任何窗口看見他後,靠在牆上邊喘著氣邊想──他知道有什麼地方不對勁,像是自己的過度反應,以及激烈得快要撞破胸口的心跳,那並不全是由奔跑而引起的。 

        與自己的朋友接吻,並為此亂了分寸,天底下沒有比這更糟的事了。 

        好吧!事實上有──他忘記帶錢包了。除此之外,也來不及穿上大衣,就匆匆忙忙跑出來。現在的他不僅身無分文,還冷得要命,看樣子剛剛那個吻奪去他不少智商,用夏洛克的話來說,整個倫敦的智商恐怕都被他給拉低了。 





        這不是個好現象。約翰邊發著抖邊默默想著。

[2012/02/25 00:04] Sherlock | 引用:(0) | 留言:(0)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hua18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63-85523f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