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Common Law】默契練習。(一) 



「這是默契練習的一部分。」


當萊恩醫生如此宣布之時,韋斯簡直難以置信。

她今天穿了一件灰色的格紋套裝,金髮優雅地在後腦挽成一個漂亮的髻,翡翠綠的耳環和眼睛十分相襯。她看上去就像平日般美好,除了她手上那副陰森森的手銬。

「你在開玩笑吧?」崔維斯率先表示抗議,「我不覺得讓我們倆玩SM對於默契會有什麼幫助。」

「你的腦袋才是上帝開的一場玩笑,崔維斯。」韋斯冷冷地說,「那是要我們銬在一起的意思。」

「銬在──什麼?」崔維斯震驚地問,「那是嗎?」他轉頭向萊恩醫生詢問,後者笑著點了點頭。每點一下,韋斯就覺得自己的胃向下沉了一些。

「是的,你們這次的功課是──銬在一起四十八小時。」萊恩醫生說,「透過近距離和夥伴相處,你們對於彼此將更加了解。」她解釋道,「你們知道為什麼情侶同居後容易吵架嗎?」

崔維斯搖搖頭,而韋斯則是一臉「你非得用同居情侶來舉例嗎?」的厭惡表情。

「那是因為,原本的距離不見了。」她慢慢地說,「當你們同住一個屋簷下,對方的一舉一動都會被看在眼裡,很多原本不知道的缺點也就此現形,你以為的那個人,可能跟你想像中的相去甚遠。而能否包容對方的缺點、重新去認識真實的他,將成為兩人繼續走下去的關鍵。」

「聽起來很浪漫。」達珂塔感動地說,沒注意到韋斯白了她一眼。

韋斯覺得她一定是瘋了,然而瘋的人顯然不只她一個。其他人似乎也對這個點子很感興趣,甚至有些躍躍欲試,直到萊恩醫生很抱歉地表示手銬只有一副,他們才失望地安靜下來。

「我說,」韋斯用力捂著額頭,像是不那麼做的話,他的腦袋就會瞬間爆炸似的,「先別管什麼重新認識的話題,我們可是警察耶──我是說,你要我們銬著那玩意兒去追犯人嗎?」

「而且你剛剛說的分明是同居,怎麼忽然跳到手銬這種SM話題?」崔維斯問道。

「給我忘了那該死的SM── 」韋斯惡狠狠地威脅道,崔維斯只無奈地兩手一攤,「崔維斯說的沒錯,如果真要培養默契什麼的,讓我們同居個兩天不就好了?雖然我也不想跟這傢伙住在一起,不過總好過原本的提案。」他嚴肅地說,不去理會一旁的搭擋那些「你以為我想跟你住啊?你這潔癖過頭的控制狂」之類的抗議聲。

「但是我無法二十四小時監控著你們呀,」萊恩醫生無辜地表示,「誰知道你們是真的同住一個屋簷下,還是各自解散回家?總不能裝監視器吧。」

對於萊恩醫生的說法,韋斯無法反駁,但他對自己的人身自由還是抱持一絲希望,「但是工作……」

「放心吧,你們好心的上司說,他願意慷慨地讓你們多休兩天假。」

太好了!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。韋斯絕望地想。

「而且他還會支付你們這段期間的所有支出。所有的。」她用迷人的英國腔特別強調了這個詞,順勢晃了晃那副手銬,「這樣的條件很划算吧?」

這真是太荒謬了,韋斯心想。從他們開始夫妻諮詢課程以來,舉凡角色扮演、互訴秘密等事他們都做過,當時他只覺得挺彆扭的,如今回想起來,那些功課就像喝白開水一樣容易。

「聽起來不錯啊,」崔維斯突然說,「想想我們多久沒休假了,趁這機會在家裡當兩天廢人不是也挺好的嗎?」

韋斯不敢置信地望著他,臉上的表情像是在控訴崔維斯是個叛徒。

「哪裡不錯了?」他對著搭檔大吼,驚訝於對方態度的轉變,「整整二十四小時耶!」

「是四十八小時喲。」萊恩醫生好心地提醒他。

「對,四十八小時,更糟糕。」他改口,「想想那會有多尷尬,更別提有多麻煩了──我們甚至不能洗澡!」

「不過就是兩天不洗澡嘛,我常幹這種事,」崔維斯用一副「這有甚麼大不了」的表情說,「只有你這種潔癖過頭的人才會天天洗澡,還用甜桃這種少女香氣的沐浴乳。」

韋斯忽然懂了,對方是存心要跟他唱反調來著。

「那才不是甜桃,是甜橙!你的嗅覺簡直和你的腦袋一樣沒救。」

「隨便啦,」崔維斯不理會韋斯的澄清,自顧自地說,「反正你就是不敢接受挑戰,對吧,甜橙韋斯?」他翻了翻白眼,「難得可以敲隊長一筆的機會,就因為你的猶豫而毀掉了。」

「那是因為我做事會先考慮後果。」

「少來了,你只不過是拿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包裝自己的弱點。」

你得冷靜。韋斯對自己說。那不過是激將法罷了,你知道對方最喜歡來這招──故意用輕佻的語氣激怒你、讓你在盛怒下接受條件,然後在接下來的日子裡,無時無刻不沉浸在後悔中。

好了,現在,深呼吸──想想你是個多麼理性的人。──對,就是這樣,再來一次……

「我早就知道你是個膽小鬼!」


去他的激將法。


「來──就──來──啊。」韋斯咬著牙,從齒縫中迸出這幾個字。他猛然站起身,從萊恩醫生的手中搶過手銬。

「快點!快來把我們銬住,我簡直等不及這份親密接觸了。」

「嘿,冷靜點,韋斯」女醫生似笑非笑地看著他,「我這兒有浴室,你們可以先洗個澡。」

「就是說啊,韋斯,我沒想到你對我這麼有興趣……就說我是萬人迷吧!」崔維斯見到激將法得逞,還不忘虧個搭檔兩句,一副得了便宜又賣乖的樣子。

看著崔維斯洋洋得意的笑容,韋斯不禁痛恨起自己禁不起激的個性,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。


現在,他只暗自祈禱對方睡覺時不會打呼。



----------


待續:)
[2012/09/18 23:35] Common Law | 引用:(0) | 留言:(0)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hua18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71-2ff87b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