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BBC Sherlock] 記憶縫合(二)  

這天夜裡格外冷,夏洛克的感冒好了許多,但仍在咳嗽。約翰逼他吃了藥,直到聽見他緩緩的呼聲,才悄悄走出房門,回自己床上睡去。
再次醒來的時候,約翰模模糊糊地睜開眼,看到外頭仍是黑漆漆一片。接著他才發覺,有什麼在他身上騷動著、把他給吵醒。

「夏洛克──你在這幹什麼?」他口齒不清地詢問,而後像是被自己的聲音給喚醒了些,在黑暗中摸索著,試圖找到夜燈的開關。

燈亮了,他看見夏洛克坐在自己身上──該死地什麼也沒穿。

「搞什麼?」約翰捂著額頭說,「回你的床上去──」

「為什麼?」夏洛克問道。突如其來的燈光弄得他有點難受,使他不得不瞇著眼,看上去好像要從約翰身上瞧出什麼端倪來。

「還問為什麼,你就這麼想再感冒一次嗎?」約翰從床上起身,一把將棉被拉起,把它披到了夏洛克身上。「看看現在幾點鐘了,你不該醒著,也不該在這裡。」他把棉被的兩角打了一個結,確保它不會從夏洛克身上滑落,夏洛克注意到約翰在做這些時,完全沒有觸碰到自己的身體。

「我當然該在這裡。」夏洛克說。他抬起臉來,定睛看著約翰,他的表情訴說著他對此深信不疑,就像以往他推論出兇手是誰那樣,沉著冷靜,而且總是正確無誤的。

他伸出手抱住約翰,對方站在床邊,他很輕易就把自己的腦袋蹭到了約翰的懷裡。約翰震了一下,卻沒有掙開。

「我們是這種關係,我當然該睡在這裡……」夏洛克枕在約翰心口上,輕輕說著,把雙手覆在約翰的背上。他修長的手指壓進睡衣的皺摺,隔著衣料摩娑著,他的手有些冰涼,卻使約翰不自覺出了汗。

他摸上約翰的後頸,把對方壓向自己,他仰起頭來,吻上了約翰的唇。約翰伸手擁抱他,把他給壓到床上,頗為猛烈地回應他的親吻。在一段糾纏不清的舌吻後,約翰又吻向他的頸子、鎖骨和腰側,當約翰將雙唇移向他的腹部時,夏洛克忍不住呻吟出聲,這道聲音猶如冰柱一般狠狠刺進約翰,把他從無邊無際的火熱與喧鬧中喚醒,他猛地停了下來,直視著近乎赤身裸體的夏洛克,像是無法理解對方為什麼會在這出現。

夏洛克的胸膛快速起伏著,朦朧的眼中透露出迷惑。約翰站直身子,搖搖晃晃向後退去,他幾乎是狼狽地撞上衣櫃,接著便靠在那裏喘息,好像不這麼做就會立刻倒下。

「噢,夏洛克,我很抱歉……」約翰呻吟著,臉上滿是痛苦與懊悔,他已經完全清醒了。「我的天哪,我怎麼能夠……你甚至什麼都……」他停了一下,說道:「你沒有想起來,你是推論出來的……」

「所以呢?」夏洛克冷靜了下來,他的胸膛上覆著一層薄汗,棉被早已不知滑到哪兒去了。

「所以我們不能做這種事!」他挫敗地喊著。

「為什麼?」夏洛克問,「不管我有沒有想起來,這都是事實,事實是不會改變的,不是嗎?」他開始咳嗽,這似乎令約翰更加難受。

約翰又呻吟了一聲,「是這樣沒錯,但是……」他搖了搖頭,「那些,那不一樣…….」他喃喃地說。

「什麼不一樣?」夏洛克問。

約翰看著他,夏洛克忽然感到有些恍恍惚惚的。「愛情,」他說,「那不只是事實就可以解釋的,還包含了記憶、包含了你心裡的感覺……你只是推論出你愛過我,並不是此時此刻真的愛我,」他停了下來,「那不一樣。」他低聲說。

夏洛克不懂,他的推理完美無缺,他的結論一絲不苟,而且是正確的,這樣還不夠嗎?他準備再說些什麼,但約翰只是搖搖頭,走到夏洛克跟前,拾起滑落的棉被蓋在他身上。

「你今晚先睡在這裡,我會到沙發上去。」約翰離開房間前說,「外面太冷了。」他閉上眼,像是在說抱歉。

剩下夏洛克,他翻了個身,把臉埋入厚厚的棉被裡,清楚感覺到身體被溫暖包覆著,感覺到每一次呼吸。那是約翰的味道。他告訴自己。

等天亮了,夏洛克傳了封簡訊給麥考夫。


※    ※    ※


又過了一週,夏洛克的感冒好了。他又開始故態復萌,不好好吃飯、喝一堆濃縮咖啡。然而,當約翰從廚房出來,皺著眉叫他吃點人類的食物時,他仍會聽話地放下案子、放下筆記型電腦,接過約翰遞給他的盤子。

夏洛克百無聊賴地躺在沙發上,沒有案子,桌上有一份變涼的培根義大利麵,他本該在中午前吃完它,但他等著約翰催促自己。約翰皺著眉在房裡四處轉來轉去,當他第三次經過客廳時,腳步重了些,還發出了不耐煩的嘖嘖聲。

「手套還是帽子?」夏洛克問。

「啊?」約翰疑惑地看向他,顯然一時間對室友沒頭沒腦的提問還反應不過來。

「你在找某樣東西,噢──我看見了,你把帽子塞在口袋裡,所以你在找你的手套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手套。」夏洛克又說了一次,儘管他痛恨重複。「深藍色的那雙,你原先戴的右手那只破了洞,無名指,因為你總是無意識地在長褲外側的縫線上摩擦,那不是個保養手套的好習慣。」

「噢!對,謝謝你。說出我已經知道的事,真是幫了大忙。」約翰尖銳地說,看上去心情差到極點。

夏洛克並不太在意他的無禮。「手套在你衣櫃最下面那一層,右邊,壓在你那件被染色的毛衣下,跟一條未拆封的領帶放在同一個袋子。」他從容不迫地說。

「噢......謝了。」約翰有些尷尬地說,這次聽起來就比較有誠意了。「雖然我永遠想不透你是怎麼推理出來的,你跟我們不一樣,你非常的……」他的手停在半空中,像是要從中抓住一個精確的形容詞,「神奇。」他用手朝空氣中揮舞了一下,作出了結論,接著準備上樓去拿他的手套。


「我不是推理出來的。」夏洛克說。

約翰停下腳步,慢慢地轉過身來。

「別告訴我是耶誕小精靈說的。」

「是我把它擺在那的,記得嗎?」他平靜地說:「買回家的那天,你說要把它藏起來,這樣發現時才會有驚喜。我說你的無聊比較令全人類驚訝,但還是提議衣櫃最下層是個好地方,你總是忽略那個很難打開的抽屜,把一堆沒用的東西塞在裡面。」

約翰盯著他,說道:「確實有這麼一回事,但你怎麼……」他怔了一下,像是想通了什麼般,走到夏洛克面前,「告訴我,」他啞著嗓子,迫切地詢問,「你是不是……」未說完的話語掛在半空中,隨著約翰顫動的睫毛擺盪不已。

「你想起來了?」他用作夢般的語氣問,小心翼翼、生怕一不留神便把自己吵醒,接著發現一切只是夢境。

「是。」夏洛克回答,並對於自己能給約翰一個肯定的答覆而感到高興。

「你這該死的傢伙。」約翰咬著牙說,卻掩飾不住臉上的笑意。「你怎麼不早說呢?」他笑得露出牙齒,看得夏洛克心臟漏跳了一拍。

「噢……反正你現在知道了。」夏洛克清了清喉嚨,坐了起來。

「什麼時候的事?」約翰問,「你什麼時候想起來的?」

「昨晚,」他迅速回答。「我在房裡用電腦的時候想起來的──我看著螢幕,忽然感到有股壓力朝我的腦袋襲來,我痛得要命,抱著頭在床上打滾了兩圈,接著就想起來了。」

約翰責難似地看了他一眼,他只好替自己辯解道:「那時都兩點多了,我總不能大半夜的把你吵醒吧。」他攤了攤手。

約翰沒有答話,他摸索上夏洛克的手臂,深深凝視著他。這讓夏洛克有些不知所措,他挪了挪身子,讓自己坐得更挺一點。約翰把夏洛克的手牽到自己臉上,他的手掌擦過對方的唇,溫暖而乾澀。

「你當然可以。」約翰輕輕說道,「只要你想,你隨時可以把我叫醒。」他吻著夏洛克的掌心,動作溫柔地讓人想落淚。

「你想要什麼都可以。」他的唇貼在他的手掌心,像是在說一個祕密,又像在發誓。

夏洛克的手顫抖了一下,似乎被約翰吐出的氣息給弄癢了。他沉默了一會兒,眨了眨眼。



「我想要你留在這裡。」他說。




[2012/10/13 23:17] Sherlock | 引用:(0) | 留言:(0)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hua18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74-1c97bcc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