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Common Law】默契練習。(二)  

一般而言,「大步走進速食店,買份起士牛肉漢堡套餐」是件再容易不過的事,連五歲小孩都會做。但對現在的Wesley Mitchell而言,那簡直比登天還難。
「想都別想。」

「但是我很餓啊!」Travis大聲抗議。

「打死我也不要銬著這蠢東西走進去。」他斬釘截鐵地說,「難道你認為兩個大男人被手銬銬在一起、肩並肩走進速食店是個好主意嗎?」他粗暴地舉起被銬住的那隻手,扯得Travis吃痛哀嚎了一聲。

這對搭擋半小時前接受了來自心理醫生的挑戰,名義上是默契練習,然而施行方法卻是要他們連續四十八小時被手銬銬在一起,無論吃飯、睡覺都不能解開。

Wes原先根本沒參加的意願,應該說,他和Travis對這種折磨人的方案都是敬謝不敏。然而,後者似乎對惹毛搭檔這件事更加興致勃勃,甚至甘願放棄自由、主動勸對方接受這個療程。Wes本來還堅決反對,無奈Travis的激將法在他身上使用的效果良好,現在懊悔也來不及了。

如今他們坐在Wes的車裡,討論該如何解決今天的晚餐。

「我不認為有什麼不妥的,」Travis不服氣地反駁,「不就是哥兒們之間的玩笑嘛,沒人會在意的!」

「你看過哪對哥兒們像我們一樣,被手銬銬在一起、看上去活像對玩SM結果廉價道具手銬壞了的同志情侶?」Wes憤怒地說,「想想店裡有多少客人!他們又會用甚麼樣的眼光看我們?」他有些煩躁地用手指敲著方向盤的邊緣,弄出滴答滴答的聲響。

看吧,我就說手銬令人想到SM嘛!Travis心中暗自嘀咕著。

「有什麼關係,也就丟臉個三五分鐘而已。」

「別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,」Wes不耐煩地揮揮手,「我的關係可大了。」

Travis覺得有點受傷,但他盡可能地忽略那份感受。

「可是我真的餓了,」他無辜地說,肚子同時很稱職地響了好大一聲,證明以上所言句巨屬實。「你總不能要我餓上兩天吧?而且你也得吃飯啊……」他試著動之以情。

「話是這樣說沒錯……」Wes有點猶豫地說。

「或者,你可以做飯給我吃?」

「什麼?」

「呃,就是你最拿手的那個,」Travis小心翼翼地詢問,「你知道的,加了很多醬和起司的雞肉義大利麵。」

Wes盯著他看,嘆了口氣,「好吧,這倒是可以。」他說,Travis立刻開心地歡呼。

「我只是昨天剛好買了菜,」Wes則一點也開心不起來,他想了想,像是想澄清些什麼似的說,「要是平常,我才不會主動做給你吃。」

「噢!Wes,你簡直是位天使!」

他張開雙臂,試圖給搭檔一個熱情的擁抱,對方卻一手捏住他的下顎,將他壓回副駕駛座。

「哇──你的周圍環繞著聖光,太亮了!」他誇張地摀住雙眼,「我都快睜不開眼了!」

「你最好乖乖坐好,」Wes冷著臉說,樣子與其說在發光,看起來更像是在冒火。「我從來沒在單手被銬住的情況下開車,因此我得集中精神,要是你還妨礙我開車,我可不敢保證車子會撞上什麼東西。」他朝Travis那側的窗戶看了一眼,「到時候,我會記得帶起司雞肉麵去你的墳前享用。」

「好好好,快開車吧!我保證會乖得像貓咪一樣。」Travis沒把Wes的威脅看在眼裡,甚至狂妄地把腳翹到車窗前,十足地得意忘形。

Wes看著身旁興高采烈的搭檔,忖思著自己是不是太好說話了。

接著,認命地發動車子。


*    *    *


「你知道嗎?Wes,我覺得上帝一定是把你待人處事的能力都轉移到廚藝上了。」Travis滿嘴義大利麵、口齒不清地說。

「閉嘴吃你的麵吧。」Wes瞪了他一眼,顯然覺得剛剛那番話挖苦意味大於讚美。

儘管不情願,Wes還是因應搭檔的要求進了廚房,為他們的晚餐做些準備。而由於手銬的關係,他不得不讓Travis站在一旁,在他製作醬汁時說些「我願意為這香味而死」或「再多加一倍起司嘛」之類的話,把他給煩得要命。

但是煩歸煩,當你知道有人熱愛自己的料理,並不吝於用言詞讚美,這種情況實在很難再向對方擺出臭臉。Wes也是如此,使得他在怒目瞪視Travis時,眼神少了幾分殺傷力。

「要是局裡的女人知道你的廚藝這麼好,一定會爭先恐後爬上你的床。」Travis吞下一大口麵,「你可以偶而做點什麼帶去辦公室呀!」

「謝謝,但我的私生活不需要你操心。」Wes說,「而且我也沒空整天下廚。」

「才怪,你明明就很有空,你已經一年半沒約過會了。」Travis不以為然地表示。

「我不需要那些。」

「是嗎?看看你每天下班後有多空虛,我覺得改變現狀是件好事,」他自顧自地說,「別再想著Alex了,也別再上那個交友網站,觀察她是不是又有了新約會什麼的。」

「我才沒有整天觀察她,而且我也把那個交友網站的帳號刪掉了……」Wes有些心虛地用叉子捲著麵條,「好吧,我準備要刪掉了。」他自暴自棄地說。

「兄弟,你得敞開心胸,」Travis滔滔不絕了起來,「你可是住在飯店耶──酒吧就在樓下,想想你身邊有多少機會,反正大家男未婚女未嫁,你大可多試幾個。」

「可是我沒辦法喜歡上只見過一兩次面的女人。」Wes微微皺起眉來。

「要不然,找局裡的人也不錯──別那樣看我,我知道你討厭辦公室戀情,但這樣下去你的口袋名單就只剩嫌犯和受害家屬了──我跟很多同事交往過,雖然她們現在大部分都想殺了我,但不得不承認,熱戀期的時候還算挺美好的……」

「相信我,跟工作同仁交往也有很多好處,像是可以滿足制服癖……開玩笑的,至少對方願意體諒你因為加班而趕不上情人節晚餐,不會吵著要你在工作和情人之間二選一;或是在你被案件壓得喘不過氣時,能全心全意地理解你、幫助你……」

Travis抓了抓頭,忽然有點不知所措。

「我不知道,」他說,「多嘗試總是好的,看你要不要改變一下喜好,找個不是律師的、年紀比你大的……」

「Travis…….」

「短頭髮的、或是男的──」

「Travis!」

Travis停止話語,有些無辜地看向他的搭檔。

Wes也愣在那裡,彷彿剛剛出聲的不是他,他張了下唇,卻沒有發出半點聲音。他的腦子一團混亂,一時也搞不懂為什麼要阻止Travis繼續說下去,但他就是知道這樣不行。

大概是麵條醬汁的關係,Wes忽然有點口乾舌燥。

「Travis,你是不是……」他喃喃地說,清了清嗓子,「我是說……」

Travis遲疑了一會兒,放下手中那盤麵,將整個上半身轉向他。他們原本肩並肩坐在沙發上,這下子成了面對面的姿勢。

他的嘴角還有番茄醬汁,但他似乎沒心思去管這個,他們倆都沒心思去管這個。

「什麼?」Travis低聲問道,「是不是什麼?」他的聲音帶著一絲不確定,還有一點期盼。

Wes試圖正視搭檔的目光,在飯店房間燈光的照射下,對方的眼睛藍得不可思議。他們離得有點太近了,他幾乎可以看到自己在那片湛藍中的倒影。

Travis微微瞇著眼,正等待著他的回答。

「你是不是……」這樣不行,他對自己說。Wes停頓了一下,「呃……還想吃我做的什麼?」他說。

Travis呆愣了一會兒。

「所以……才試圖說服我多做些點心去交朋友,但其實是你想要吃?」Wes說。

他低下頭,盯著腿上被自己吃到一半的那盤麵,開始無意義的攪動它。拴住兩人的手銬因這個動作而產生碰撞,左手被拉扯的痛感讓Travis的神智回來了一點。

「噢──對,我還想吃蘋果派,加了很多肉桂的那種。」他聽到自己的聲音這麼說,「但我知道你是不會做給我的,除非你有求於我,或是我剛好過生日。」

「不,你錯了。」Wes面無表情地說,「就算你生日,我也不會做給你的。」

Travis苦笑了一下,「別這麼冷血嘛,大不了我付錢給你?」

「付錢我也不做。」

「唉,難怪你沒人緣,」Travis嘆了一口氣,「你大可以在我生日當天,趁我不注意時把派塞進我的抽屜裡,等我發現時就會感動得痛哭流涕,從此這件事成為局裡的美談…….」

「也許在你的結婚典禮上,我會特別破例做給你。」Wes淡淡地說,「趕快把麵吃完,別忘了待會兒輪到你洗碗。」

Travis愣愣地望著他。

過了大半天,才緩慢吐出一句「那很好。」

[2012/10/15 21:27] Common Law | 引用:(0) | 留言:(0)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hua18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75-e274e26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