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Common Law】默契練習。(三) 

Wes和Travis在洗碗的時後大吵一架──由於他們在傳遞盤子的過程中打破了一個。Wes指責Travis笨手笨腳,連個盤子也接不好;Travis不甘示弱地吼回去,卻不知該怎麼解釋,他之所以在這樣的小事上失手,是在洗碗的過程中無法正眼看向對方。

他們在籠罩著低氣壓的客廳看了三小時的電視,誰也沒說一句話。接著Travis開始坐立不安,他不停變換坐姿,直到像是受不了般,認命地開了口。

「我要上廁所。」Travis僵硬地說。他的膀胱快要脹破了,偏偏電視裡的人正巧在玩什麼該死的口哨猜謎遊戲,搞得他再也忍不住,只好首當其衝,當打破僵局的那個人。

「那就去啊,」Wes頭也不抬地回答,雙眼緊盯液晶電視,好像他真的對節目裡那群高中女生的戀情多感興趣似的。「別說你還要人陪才敢去。」

Travis惱怒極了,他揚了揚腕上的手銬,試圖提醒他的搭擋那玩意兒的存在。「你要我剁了手去嗎?」

Wes看了他一眼,說道:「噢,我忘了。」

Travis翻了翻白眼,但在走進浴室時,卻對兩人間劍拔弩張的氣氛暗自感激。眼前的景象實在太詭異了,兩個大男人擠在小小的浴室裡輪流上廁所,活像是那種剛開始熱戀、一分一秒也不願分開的白癡情侶。幸好他們正在冷戰,否則在這樣的情況下,還真不知該說點什麼來化解尷尬(儘管現在的氣氛也好不到哪裡去)。

終於,他們在這股足以逼死人的靜默裡刷好了牙,躺到了Wes的加大雙人床上。Travis有點希望眼下的景況不過是惡夢一場,明天一覺醒來,就會發現自己恢復了自由之身。

Wes關了燈,兩人背對背、面向著床外,在黑暗中各據床的一邊,連接他們的手銬上的鐵鍊被拉得死緊,彷彿彼此都想離對方越遠越好。

不知過了多久,Wes忽然開口道:「你沒睡著?」

Travis動了一下,床鋪發出些微的窸窣聲。

「噢,對,我睡不著。」他乾巴巴地回答。

Wes鼻子裡哼了一聲。「我都不知道Travis Marks還會認床呢。」他說。

「那你幹嘛也不睡?」Travis反問,「有我這個外人在讓你輾轉難眠、擔心起自己的貞操了嗎?」他尖銳地說。

「你說,有個人在我旁邊翻來覆去,還發出一大堆噪音,我哪裡還睡得著呢?」Wes不疾不徐地回答。不等Travis發火,又接著說:「到底怎麼了?」

「……沒什麼,」Travis回答,聲音有些悶悶的。「真的,Wes。」

Wes顯然不打算放過他。「告訴我,」他說,聲音少了一點攻擊性,「是不是你睡前習慣喝熱牛奶?還是熱可可?」

「拜託!你當我幾歲啊?」Travis忍不住笑了出來,感覺自己放鬆了一點。「我很好,我真的不需要什麼熱牛奶。」

「熱牛奶又不是只有小孩能喝,」Wes反駁對方的意見,「我有個搬去加拿大的阿姨,她也習慣在睡前喝熱牛奶,還有Alex也──」他不太自然地停頓了一下,接著說:「呃,總之,我只是想設法讓我們能睡個好覺,並不是真的對你的睡眠問題有什麼興趣,你最好別誤會。所以,有什麼問題就說出來,讓我們一起解決。」

「我──」

「Travis,你需要什麼?熱蜂蜜水?絨毛玩偶?」

Travis沉默了幾秒,在Wes給的選項變得更加離譜前說道:「我需要一個擁抱。」

「……啊?」Wes提高聲音問,Travis彷彿能看到對方因驚訝而抬起眉毛。

「你聽到了。」Travis煩躁地說,「一、個、擁、抱,擁抱!」他自暴自棄似地大聲強調著。

「噢,那還真是個……嗯……特殊的嗜好啊?」

「不然你以為,我為什麼每天都帶女人回家啊?」

「因為你性慾旺盛?」Wes說,同時感覺到Travis在一片黑暗中,用他的藍眼睛狠狠瞪了自己一眼。

「因為我一個人睡不著!」Travis挫敗似地說著。他嘆了一口氣,自顧自地說下去:「你知道我換過十八個寄宿家庭吧?」

Wes點點頭,接著意識到對方應該看不見,連忙應了一聲。

「換到後來,我真的怕了,」他說,「每當夜深人靜,我都害怕養父母趁我熟睡時把我送走,那樣我就得再面對一次分離、適應、新的家人……無止盡地循環。我越來越淺眠,連最輕微的腳步聲都能把我驚醒,我每晚都擔心地睡不著,有時甚至會躲在被子裡哭,儘管我知道自己對此無能為力,我只是……真的受夠那些了。」

「諷刺的是,因為我老是半夜不睡覺,當時的寄養家庭就以此為由把我又送走了,他們抱怨我的生活作息不正長,所以沒辦法繼續照顧我。」Travis乾笑了一聲,「於是我開始嚴重失眠,我試過各種方法──對,包括大型絨毛玩偶,但全都徒勞無功,直到我第一次跟別人上床。那天,我難得一覺到天亮,這才發現我得要被什麼人抱著才睡得著……」他深吸了一口氣,又緩緩吐出。「好了,我講完了,你可以開始笑了。」

「我幹嘛要笑?」

「噢,讓我想想,因為我平常老對你開惡劣的玩笑,而這正巧是個千載難逢的報復機會?」

「原來你也有自知之明啊,Travis。」

「好吧,我道歉,那確實是我不對。」Travis說,「反正這就是全部了,你知道了Travis Marks的小祕密。那麼,我要繼續在床上翻來翻去,打擾親愛的Wesley Mitchell睡覺了。」他翻了翻身,動了下那隻被銬住的手。

Wes沉默了一下,接著做了次深呼吸,開口說道:「不介意的話,我可以抱著你睡。」

Travis愣住了,第一時間他只覺得自己的搭檔瘋了,然後他意識到那也許是某種惡劣的玩笑,正如他剛才所說的──難得的報復機會,而對方顯然把他的建議聽進去了。這個想法令他感到憤怒,然而,更讓人氣惱的是,剛剛他差點就脫口道出一聲「好」了。

「為什麼?」他警惕地問,「你想幹什麼?」

「我想試圖讓我們睡上一場好覺。」

Travis忍不住翻身轉向對方,Wes沒開夜燈的習慣,房間裡一片黑暗,他甚至不知道對方是否面朝自己。

「你……沒在開玩笑吧?」

「當然。」Wes回答道,「少在那被害妄想症了,我沒打算害你或嘲笑你,我只是真的很睏,想好好休息罷了。」

對方的聲音在黑暗中彷彿有股致命吸引力,Travis忍不住用上了這麼老調的形容詞,他發現自己對此難以抗拒。

「噢──噢,」Travis有些不知所措地回應,並痛恨自己的結巴,「那麼,我要過去了。」

「嗯哼。」對方用鼻子回應他。

Travis緊盯著黑暗中應該是Wes的方向,無聲地踢開被子,然後慢慢往對方那邊挪去。他小心翼翼地在黑暗中摸索,手銬在他移動的過程中發出聲響,Wes不以為然地哼了哼。Travis把手往旁邊伸去,一陣呼氣吹到他手上,驚得他連忙又換了個位置。噢,所以他是面對著自己的。Travis心想,不知為何這令他有些雀躍。

手銬十分礙事,Travis費了好一番功夫,才把自己弄到Wes的懷裡。他枕著對方的胳膊,偷偷往自己掌心掐了一下,好確定這一切不是幻覺。

「我作夢都沒想過這麼荒謬的情況。」Wes嘆了口氣。

Travis動了一下。「我也是。」

他撒謊,他的夢裡確實有過這一幕,唯一的差別是,現實中的他們有穿衣服。除此之外還有更荒謬的,但他期望Wes永遠都不會知道這些。

Wes大概是那種精瘦型的典範,Travis平常總是調侃他看上去弱不禁風,四肢細得彷彿一折就斷。實際接觸才發現,他的手臂細歸細,卻結實得要命,跟Travis交往過的女人們都不一樣。他懷疑自己明天醒來會脖子痠痛,但他還不至於不識相到抱怨這個。

「這樣可以嗎?」Wes問。

Travis想了一下,才意識到對方問的是他們現在……呃,擁抱的姿勢。他的腦袋有些發脹,一定是房間太悶的關係,他斷定。

「很好,好極了。」他回道,努力讓自己的聲音保持鎮定。

但Wes沒理會他的說詞,逕自把Travis的頭往自己懷裡壓去。

「這樣就行了,睡覺吧!」他用一種大功告成似的語氣宣布。

Travis有點不滿Wes那種鬆了口氣般的態度,卻又不得不感激對方的體貼。Wes的胸膛出奇地令人安心,他靠在那裡,可以隱約聽見對方的心跳聲,感覺他吐出的氣息拂過自己的頭頂。

他知道,此時此刻的自己不是一個人。

「對了,」Wes又像是想起什麼似地,開口說道:「所以你最近臉上老是掛著黑眼圈,也是因為失眠的關係嗎?」

「噢,不,我每天都到酒吧找女人去了。」Travis虛情假意地說,「當然是因為失眠!老天,我好幾個月沒帶女人回家了,最近忙得要死,警局裡的女人又恨透了我。」

「那Dr.Ryan提出這什麼鬼默契練習時,你還答應得那麼快。」

「我當時只想要激怒你嘛!」Travis嘻笑著回答,用被銬住的手在Wes胸上摸了一把。「這也是為了激怒你!」他說。

「現在你自食惡果了。」Wes不滿地拉開他的手,說道:「下次想惡整別人之前,先管好自己吧。」

「是──是──!」

「別敷衍我。現在開始不許動,閉嘴、睡覺!」

Travis拖著長音答應了一聲,安份地躺在Wes懷中。Wes的呼吸漸漸變得緩慢而規律,同時他的眼皮也愈加沉重,彷彿有人在上面掛了個秤砣。

「如果說……」陷入昏睡前一刻,Travis埋在Wes的頸窩,迷迷糊糊地咕噥著。



「如果我之所以答應Dr.Ryan……是有一絲期望你會這麼做呢?」

[2012/10/19 22:21] Common Law | 引用:(0) | 留言:(6)

黑白立馬跳白黑!ヽ(●´∀`●)ノ
拜託Travis生生世世都躺Wes的胳膊上!!!!!!!
拜託夢裡的景像全部實現啊啊啊啊啊!!!!!!!!!!!

太喜歡了!!!!!(掩面)
[2012/10/19 22:34] doro [ 編集 ]

花花

>doro

太開心了拉你跳過來!!!!!!!
但我現在快要飢渴到只要他們倆怎樣都好了QAQ
夢裡的景象要問Travis,他應該不好意思講XD

[2012/10/19 23:19] - [ 編集 ]

跳過來會是生生世世的擁護者(*´Д`*)(開始胡言亂語
Travis我們的肉戲呢!!!!說好的第二季呢?!?!?!
不要害羞請大方的露出你的肉體(?)用力的誘惑Wes吧!!!(一秒被Wes巴開)
[2012/10/26 17:17] doro [ 編集 ]

doro>

我現在整個人都乾涸了,隨緣好像也沒什麼新文了好哀傷嗚嗚
黑白黨需要更多的能源啊!!!!!!!!!!!!!!
[2012/10/27 21:27] 花花 [ 編集 ]

為什麼又突然成了黑白黨呢XDDDDDDDDDDD
懇求各位大大寫點白黑賞賞我們困乏的心靈吧PLZ!!!!!!!!!!

其實我現在已經有點黑白白黑分不清了ヽ(●´∀`●)ノ
[2012/10/28 20:51] doro [ 編集 ]

>doro

因為我打錯了XD
沒有第二季太傷心導致神智不清,隨緣的作者也在哭唉唉
Q口Q
[2012/11/07 23:22] 花花 [ 編集 ]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hua18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76-f839481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