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BBC Sherlock] 記憶縫合(三) 

約翰順應要求留了下來,他打電話取消了下午的牙醫門診,也忘了去找那副藏在底層抽屜的手套。夏洛克把約翰拽上沙發,在他的胸膛上蹭來蹭去,直到找著了一個舒服的位置,才滿意地閉上眼。


約翰把手繞到他的頭髮上,有一搭沒一搭地順著,他的手掌溫暖而厚實,就像他的人一樣。夏洛克發現自己喜歡這樣,他喜歡約翰的手,還有觸碰。

「約翰,」夏洛克低聲喚道。

「嗯?」

「約翰。」

「怎麼了?」

夏洛克把腦袋往約翰身上又蹭了蹭。「沒什麼。」他說。

「你這是在撒嬌嗎,夏洛克?」約翰笑著說,語氣滿是愛戀。「你知道嗎?我可以就這樣看著你一整天,一整天──甚至不用吃飯。」

夏洛克感到有點愉快,又有點難為情。他哼哼了一聲,算是回答。

「不過說到吃飯──」約翰停了一下,「桌上那盤義大利麵是怎麼回事?」他的手停止撫摸,夏洛克皺起眉,不高興地把約翰的手按緊了些。

「顯然是在室溫下放置了兩個小時,由於溫度與濕度的緣故,導致它變得冷硬。」

「不用你說我也知道,我是問你為什麼沒吃掉它。」

「看在老天的份上,約翰,」夏洛克不情願地張開眼睛,從約翰的胸膛中抬起頭來。「我好不容易才想起一切,你非得在這個時間討論麵的話題嗎?」

「這個話題哪裡不對了?那關係到你的健康,」約翰的語氣略帶責備,但夏洛克曉得他沒有真的生氣,他只是關心自己。「不然你想要討論什麼?病理解剖學?還是年度十大通緝犯?」

「我不知道,聊天一向不是我的專長,我只擅長審問和套話,還有猜測別人的想法。」夏洛克說,從桌上拿了杯茶。

約翰笑了一下,「那你說,我現在在想什麼?」他問道。夏洛克不耐煩地嘖了一聲。

「這很明顯,你──」夏洛克的話中斷了,他看向約翰,發現對方正熱切地回望他。約翰的呼吸有些急促,體溫升高,而且一直盯著自己的嘴唇。這很明顯,他想,但他還來不及說出觀察結果,約翰就湊了過來,吻上他的唇。

夏洛克原本想抗議,話語卻在感受到約翰嘴唇的觸感時,通通化為烏有。約翰嘴裡有薄荷的味道──牙膏,畢竟他才刷了牙、正打算出門,又因為自己的原因留在家裡。「因為自己」這個理由讓夏洛克頗為愉悅,他喘了一下,回吻著約翰。

他們很快移到了夏洛克的房間,儘管過程不怎麼順利,他們把茶翻倒在沙發,弄出一小片深色汙漬(「老天,哈德森太太會不高興的。」約翰說。);而夏洛克無法忍受自己離開約翰的嘴唇,哪怕僅是一秒鐘。他纖細的手臂牢牢勾在約翰後頸,最後約翰只好半拖著他進房間。

他們一起跌在床上,始終沒有停止親吻,夏洛克以極度俐落的手法脫掉了他的襯衫,接著伸手去拽約翰的。

「嘿,夏洛克──」約翰喘著氣推開夏洛克的臉。「我們得先停一下,」他苦笑了一下,說道:「不然我沒辦法脫衣服,這件毛衣可沒有釦子。」

親吻被打斷令夏洛克十分不滿,他不悅地哼了一聲,暗自決定要把約翰所有沒釦子的衣服全部扔掉。

「等等,」約翰皺起眉,警覺地說,「你的眼神像是在說……要把我沒釦子的衣服全部丟掉?先聲明,我可不會讓你得逞。」

夏洛克不理他,反正他總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覺地辦到。他很快便把約翰的上半身給脫個精光,迅速又吻了回去。他的手游移在約翰的腹部、他結實的胸膛,最後來到肩上的傷疤,那是約翰在戰場留下的印記。

大概是脫了衣服的關係,夏洛克感到約翰的吻變得情色許多,他的舌頭被猛地纏住,接著便是一陣溫柔的侵襲,幾乎奪走他的呼吸。

想必約翰剛剛在客廳沒盡全力──夏洛克不著邊際地想著。

他的褲檔緊繃著,脹得發疼,他想伸手去解開,約翰卻已早一步拉下他的拉鍊,隔著內褲握住頂端。夏洛克嗚咽了一聲,雙手攀上約翰的脖子。約翰的手上下擼動著,像是要榨出他的靈魂,夏洛克忍不住拱起背來,感覺全世界的溫度都集中到了他的下腹,他的大腿緊繃著,腦袋一片混亂,能夠感受的只是好熱,好熱,好熱。

約翰把額頭抵上夏洛克的。「你──」

「可以、可以──」夏洛克胡亂點著頭,急切地回答。他黑色的捲髮被汗水浸溼,成了一綹一綹的,黏膩地貼在臉上。

他看見約翰的喉結動了一下,吞了吞口水。「我去拿潤滑液。」約翰說,聲音低沉而沙啞,飽含情慾。

夏洛克拍鬆了枕頭,張開腿仰躺下來。他盯著天花板,空白、角落有些髒汙,那些怎麼也清不掉的陳年東西,像是他身上的疤,這城市萬惡的疤,總是靜悄悄從角落蔓延,讓人慢慢習慣它,儘管夏洛克永遠也沒法習慣。然後,約翰的臉出現了,他伏在他身上,帶著裝了潤滑液的塑膠瓶,還有一個蜻蜓點水般的親吻,只有嘴唇碰嘴唇那種。他順從地接受了。

「可能會有點涼。」約翰說,「我會慢一點。」

夏洛克聽到瓶蓋打開、液體被擠出來的聲音,一陣冰涼從他的臀縫傳來,他不由地渾身一顫,雙腿微微發著抖。約翰沾滿潤滑液的手指進入了他,按摩著緊繃的內壁。

天哪,這、這真是──夏洛克甚至找不出正確的詞去形容當下的感受,他的頭腦平時總是條理分明,如今卻連組織詞彙的能力都沒有。約翰又增加了一根手指,夏洛克忍不住呻吟出聲,反手揪緊了床單。他聽見約翰低聲說了些安慰的話,於是他深吸一口氣,把膝蓋又分得更開了點。

約翰緩緩進入時,夏洛克得耗盡他所有的自制力,才不致於被這份感覺弄得尖叫出聲。約翰在夏洛克體內溫柔地抽動,疼痛和快感同時攫住夏洛克的身體。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掉了淚,因為約翰在他的眼角落下好幾個吻。接著,疼痛就不再那麼重要了。

高潮來臨前,夏洛克貼著約翰的頸窩大口喘氣,像是要溺死在他的懷抱裡。

等他們滿身黏膩、氣喘吁吁地躺在床上時,夏洛克已經累得不想動了,他的腿痠得要命,身上全是性愛的味道──他的體液、約翰的體液。約翰撥開夏洛克額上的濕髮,夏洛克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,開始思考若光靠手臂爬進浴室,總共會花上多少時間。

「你真是──太不可思議了。」約翰喃喃說著。夏洛克看了他一眼。

「你知道你說出來了嗎?」夏洛克說,儘管他毫不介意。

「我當然知道,」約翰說,「就是有點感慨,當初在安捷羅的餐廳裡,你還說你跟工作結了婚,結果現在──我們──」他沒有說完,只是笑著搖了搖頭,臉上滿是喜悅。夏洛克看著約翰,發現自己無法從他身上移開目光。

「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接吻嗎?」約翰問道,伸手到夏洛克的臉旁,沿著他的輪廓輕輕描繪。「當時你好像嚇壞了,好吧,我也嚇壞了,雖然是我主動去親你的。」

「當然。」夏洛克閉著眼,任約翰的手在他臉上遊走。「我站在廚房門口,問你『這是什麼?你們普通人常有的玩笑嗎?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?』而你回答『不,你沒有誤會,但我很怕自己犯了個錯。拜託給我兩秒鐘喘口氣,我怕無論聽到哪個答案,我都會因心臟衰竭而死。』」

「噢──確實是這樣,」夏洛克聽見約翰這麼說,他的臉近在咫尺,講話時的吐息吹在夏洛克耳朵旁。「太神奇了,你的記性還真好,我都不太確定自己說過什麼,只記得當時心臟快要從嘴裡跳出來了。」

「你只是過度緊張而已。」夏洛克說。

約翰笑了一聲。「可能吧。」他接著說道,「還有在你哥面前那次,你怪他逼你接下無聊的案子,但嘲笑他的體重無法激怒他。所以你決定故意跟我來個熱吻,好讓他閉嘴。」

夏洛克立刻睜開了眼睛。「別提到那個胖子,」他說,「尤其是在我們沒穿衣服的時候。」說完,夏洛克謹慎地盯著約翰,後者大笑出聲。他看了一會兒,才慢慢放鬆下來。

他沒說出口的是,那個方法根本不管用,麥考夫不會感到尷尬,他當然不會,他什麼都看過了。這間屋子裡有二十四個針孔攝影機,收音品質全都好得驚人,其中二十個被夏洛克找出來砸壞了,剩下的有兩個在約翰房間,一個在他自己房間,還有一個在客廳。以夏洛克對麥考夫的了解,他絕對親自看了那些錄像。

夏洛克難得感謝兄長在智力上略勝自己一籌。他看完了約翰的部落格,對他們參與過的案件瞭若指掌,但那些約翰沒寫的事、那些在房間裡發生的事,他卻一丁點也記不起來。

夏洛克痛恨求助他人,但他更恨自己忘了約翰的吻、忘了約翰擁抱自己時收緊的手臂;他恨約翰茫然無助地說著「對不起,對不起」,而自己只能愣在一旁,眼睜睜看著他離去。

所以他跟麥考夫要了所有的影像,仔仔細細看了一遍。憑著福爾摩斯家的優良基因,他很快便把內容牢牢記住了。

但方才約翰所說的,關於他們打算在麥考夫面前接吻什麼的,夏洛克一點印象也沒有。他猜那應該發生在戶外,也許是他們剛剛解決掉某個案子,邊走邊討論宵夜話題的時候。

夏洛克翻了個身,和約翰變成面對面的姿勢。約翰仍在深情地注視自己,看起來已經把上一個話題拋到九霄雲外去了。

「我還是覺得你很厲害,」約翰瞇著眼說,「就像一個龐大的資料庫,什麼都存在裡面,案件、醫學知識……你該不會也記得我們在床上說過的下流話吧?」他咯咯笑了起來。「噢,不對,這些沒用的訊息,你一定早就刪除掉了。」

「我當然記得。」夏洛克從容地撒著謊。他沒說出口的是,只要跟約翰有關的事,對他而言,都不是什麼沒用的訊息。

約翰滿足地嘆了口氣,他的呼吸漸慢,眼皮越來越垂,夏洛克推測約翰不會去洗澡了。

「真想知道你腦袋裡裝了些什麼……」約翰迷迷糊糊地說,右手仍固執地在夏洛克的髮尾打著圈,好像還捨不得去睡。

夏洛克鑽進約翰的懷裡,那裡混雜著汗水和約翰的味道,這讓他安心。

「你。」夏洛克貼著約翰的心口,輕輕說道:「裡頭全是你。」

這句話他沒說謊。

[2012/10/28 01:55] Sherlock | 引用:(0) | 留言:(3)

把衣服沒扣子的全部脫掉也太任性XDDDDDDDDDD
夏洛克任性什麼啊乾脆把約翰全部衣服都丟掉不是更好嗎?(更任性

天啊R18嗚嗚嗚嗚嗚嗚謝謝您賜予精神糧食嗚喔喔喔喔!!!!!!!
「裡頭全是你。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!!!!!!

你的@#$%&*也全是小約翰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!!!!!!!(住口
[2012/10/28 20:46] doro [ 編集 ]

doro>

天哪最後一句XDDDDDDD
那個小約翰XDDDDDDDDDDDDDDD
不能讓偵探聽到啊,他會對我們下毒的(毆)!
[2012/11/07 23:21] - [ 編集 ]

這樣會不會顯得我有點猥瑣ˊ___ˋ?
小約翰、沒有@#$%&也是會寂寞的啊!!!!!!!!!!!!

我想,他會,自己中毒(看圖(NO!
[2012/11/24 01:44] doro [ 編集 ]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: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http://hua18.blog126.fc2.com/tb.php/177-86005fdd